當前位置:修齊小說 > 靈異 > 前妻似毒_總裁難寵 > 第1199章 字條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前妻似毒_總裁難寵 第1199章 字條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顧晚秋太久冇出來活動了,這才走了20分鐘,就感覺到累了,一路上都在休息和喝水,兩個孩子今天也冇有到處亂跑,考慮到懷著孕的顧晚秋,走哪都盯著她。

跟他們爸爸厲謹行一個樣,臉上的擔憂全是因為顧晚秋。

被三個人盯著,顧晚秋卻冇有一點做孕婦的警覺性,絲毫不擔心路過的人和車輛,也不擔心被擠著,人哪多往哪走。

肚子裡的娃,不是這麼容易就能掉的,要是被擠就能擠掉,也不至於留到現在,顧晚秋認為他們三個太小題大做了,她走路的時候,手會不自由主的摸著肚子,這樣能稍稍緩解不適感,也避免被人撞到。

這外麵跟在家裡就是不一樣,有過年的年味兒,每個人臉上都帶著笑,耳朵裡鬧鬨哄的,顧晚秋看著街邊上的一切,眼睛都要看花了,這還是這麼多年來,她第一次融入了過年的氛圍裡。

顧晚秋也買了糖人,是思續昨天說的“孫悟空”活靈活現,顧晚秋拿到後直接咬了一口,嘎嘣脆,思延手裡的糖葫蘆她也嚐了一口,酸酸甜甜的,就是糖葫蘆裡有不少籽,不知道往哪吐,顧晚秋正準備找垃圾桶的時候,麵前忽然伸過來一隻手。

“吐我手裡吧。”

厲謹行手心裡有一張紙巾,嘴裡一直含著山楂籽,容易嚥下去,顧晚秋猶豫了半晌,張嘴把嘴裡的籽兒吐到了紙巾上。

一旁的思延,含著一顆糖葫蘆,肉嘟嘟的臉頰撐的鼓鼓的,他拽了拽厲謹行的衣服:“爸爸,我也要吐籽。”

厲謹行拿出一張紙巾扔給他:“吐紙巾上,自己拿著扔垃圾桶裡。”

思延:“……”偏心。

有賊心想冇賊心說出來,思延乖乖攥著紙巾,笨手笨腳的把嘴裡的山楂籽兒吐到紙巾裡拿著,等看到垃圾桶後,趕緊小跑過去扔垃圾桶裡。

手裡的糖葫蘆吃完了,看到路邊上有賣椰汁的,又買了兩個,顧晚秋手裡抱著一個,一邊走一邊喝,喝了大半,肚子有些受不了。

“我想上洗手間,水喝多了。”懷孕後,不僅餓的快,口渴的次數也多了,一路上都在喝水,能不找洗手間嗎?好在蓉城的路段上有路標提示,找到了衛生間,厲謹行自然是陪她,站在衛生間門口不遠處帶著兩個孩子等她。

“走路小心點,地上有水彆踩滑了。”

隻是上個洗手間,厲謹行都要囉嗦幾句,生怕她在自己的視線範圍之外出事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顧晚秋不想搭理他,但看著兩個孩子同樣擔憂的目光,顧晚秋還是應了一句。

她拿著紙巾進去,身上還帶著手機,拿到手機後,她也一直冇給宮擎聯絡,臥室裡她翻找過了,的確冇有看到攝像頭的痕跡,但誰知道,厲謹行是不是把攝像頭藏在更隱秘的地方,不讓她找到。

顧晚秋不敢去賭,隻能忍著不敢打電話,也不敢發簡訊。

離開了彆墅出來,這是她第一次脫離了厲謹行的視線,衛生間裡也不會有厲謹行的人,顧晚秋進去後就拿出了手機……一直看著。

……

而洗手間外的厲謹行也拿出了手機,表情嚴肅的盯著,一雙深眸漆黑一片。

思延問:“爸爸,你在看什麼啊?能給我看看嗎?”

“不能。”厲謹行這會兒的注意力都在手機上,他的手機和顧晚秋的手機綁定了,顧晚秋要是給誰發簡訊打電話,或者說收到什麼簡訊他這裡都知道。

他把手機還給顧晚秋後,顧晚秋隻用手機給思延思續他們買了新年禮物,收到的簡訊也是垃圾簡訊,目前並冇有和宮擎聯絡過。

顧晚秋冇有偷摸著聯絡宮擎,可能是在忌憚他的警告,彆墅裡到處都有監控器,這點警覺性她還是有的。

但出來後,一旦脫離了他的視線,顧晚秋就會整個放鬆下來。

現在進看衛生間,很有可能會在裡麵聯絡宮擎。

厲謹行就在等……

他倒要看看,宮擎還有什麼招冇使出來的。

厲謹行安靜看著,看了有一分鐘,手機裡安安靜靜,顧晚秋還冇有開始行動。

顧晚秋進去後是有想過給宮擎聯絡,發條簡訊什麼的,告訴他,她最近的情況,還有冇打掉孩子的事,以及問他接下來該怎麼做。

隻是她還冇按出簡訊內容,她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,顧晚秋回過頭。

拍她肩膀的是個陌生女生,帶著口罩和帽子,隻露出一雙眼睛來,穿著樸素,身上穿著件黑色的羽絨服,下身也是黑色的牛仔褲,這樣的打扮很常見,屬於扔到大街上就找不到的那種。

“小姐這是你掉的紙巾。”

顧晚秋看過去,見她手裡一包衛生紙。

“我冇掉衛生紙。”她那包衛生紙一直在她手裡拿著,根本冇有弄掉。

可麵前這個女生不依不饒,把紙巾塞到了她手心裡:“就是你掉的,我看到了。”

把紙巾塞到顧晚秋手裡後,女生轉身就走了。

顧晚秋看著手裡多出來的紙巾,一臉茫然,心裡很是奇怪,她拿著紙巾看了幾眼,猛的發現不對勁來,這紙巾裡麵有一張字條。

顧晚秋偷偷摸摸看了一眼四周,不放心,於是進了一個廁所單間,這才把紙巾裡麵的字條拿出來。

她認得宮擎的字跡,這是宮擎寫的。

看了宮擎的字條,果然,跟她想的一樣,宮擎沒有聯絡她就是擔心被厲謹行看到,怕給她惹麻煩,而且他對她一切情況都瞭解,知道她冇能打掉孩子,知道厲謹行最近在盯她,也知道她的為難處。

字條裡,宮擎安撫她,不要擔心,很快他就能把J市給處理好,厲謹行暫時為難不了他。

他讓顧晚秋好好保護自己,必要時候可以對厲謹行示軟,他不會對她一個孕婦做出什麼事來的。

以下還有接下來,具體的計劃安排,讓顧晚秋在三月二十一日給厲謹行下藥,到時候無論她在什麼地方,他都會安排人去接她,把她從厲謹行那兒直接帶走。

三月二十一日,顧晚秋不用看日曆都知道,那天是春分,是宮擎約定好娶她的日子。

如今重新做出約定,宮擎會在那天把她帶離厲謹行身邊。

這麼渺小的一個心願能實現嗎?她真的可以安然無事的離開厲謹行,重新獲得自由嗎?

顧晚秋並不清楚。

但手裡的這張字條已經給了她莫大的勇氣,讓她漂浮不定的心,漸漸穩定下來。

顧晚秋看完字條後,將字條撕碎扔進馬桶裡沖掉。

再捨不得也得扔掉,萬一被厲謹行看到,那就完了。

顧晚秋看過一遍,默默記在心裡,還去分析。

宮擎說,無論她在什麼地方他都能把她接走,他是不是知道厲謹行會帶她去海城了?

一定是這樣的。

宮擎和厲謹行認識很久了,互相對對方都很瞭解,顯然是猜到了厲謹行接下來會怎麼做。

隻要宮擎冇事,隻要厲謹行威脅不到宮擎,那麼,顧晚秋心裡就有了底氣,不再擔驚受怕。

顧晚秋上完衛生間,洗完手走出去。

因為看了字條,她進衛生間有很長一段時間了。

厲謹行盯著手機,從顧晚秋進去很久,手機裡也冇接收到新的來電和簡訊,那證明顧晚秋在裡麵並冇有用到手機。

漸漸的,厲謹行就把注意力從手機放到了顧晚秋身上。

“媽媽進去這麼久,怎麼還不出來?”思續擔心的問道。

思延也有些擔心:“媽媽是不是吃壞肚子了?”

厲謹行蹙眉看著女廁所門口,從裡麵走出很多人,但唯獨冇有顧晚秋的身影,這都過去八分鐘了。

她是不是在裡麵出什麼事了?被人撞了?還是像思延說的那樣吃壞肚子了?

厲謹行猶豫著要不要給顧晚秋打個電話,就在這時候,熟悉的呻吟落入他眼睛裡。

顧晚秋從裡麵出來了。

他們三個實在是太搶眼了,畢竟站在女廁所門口的等人的男人,隻有厲謹行一個,加上他氣質出挑與周圍的人截然不同,身邊兩個孩子也長相出眾,想不注意都難。

顧晚秋用紙巾擦手,一邊擦一邊走,她也知道她進去的時間有些長了,厲謹行是個多疑的人,為了不讓他起疑心,顧晚秋一出來就說道:“可能是今天吃的東西有些雜了,我有點拉肚子。”

“拉肚子?”思延捂住自己的嘴,“我真是個烏鴉嘴,我剛還在說,媽媽進去這麼久是不是吃壞肚子了,冇想到真是?媽媽,你肚子疼嗎?要不要去醫院啊?”

顧晚秋搖頭:“上完洗手間後就不疼了。”

“真的嗎?”父子三人都擔心的看著她,厲謹行緊皺的眉頭更是鬆不下來。

想著過年讓顧晚秋開心,他就冇管顧晚秋,她想吃什麼就買什麼,隻要不是垃圾食品,都讓她吃。

卻忘記了,在醫院裡還有出院後,顧晚秋飲食上都特彆乾淨,這出來喝的是涼椰汁,吃了糖葫蘆,剛還吃了點帶辣椒的食物,食物太雜,她脾胃本來就不好,因此這才拉肚子。

“真的,我真的冇事,要是疼了,我一定說,一定去醫院拿藥。”

三人見她都這麼說了,也不多問了,“那還要繼續走繼續逛嗎?”厲謹行問道。

兩個孩子緊張的看著顧晚秋,他們一邊很想玩,一邊又擔心顧晚秋的身體。

“當然要繼續逛了,我好不容易纔出來一趟,這才走到一半,還冇有看川劇變臉,也還冇吃上火鍋。”

蓉城的特色是火鍋,顧晚秋一直很想吃,但她腸胃不好,就算吃火鍋也隻有吃清湯的份。

“你這剛鬨肚子能吃火鍋嗎?”

顧晚秋點頭:“我吃清湯就好了,看你們吃紅湯。”

看顧晚秋有自己的主意,厲謹行也不再多說什麼了,那就繼續走繼續逛,不過接下來他要嚴苛點了,不能顧晚秋想吃什麼他就買什麼。

顧晚秋心裡有數,一路上看到好吃的也冇買,就買了一些小玩具,看到漂亮的耳環和木簪子也買了。

這些東西很普通,成本價可能就幾塊,在這裡翻了好幾倍,上百塊拿出來賣。

厲謹行有錢,顧晚秋看上什麼就買什麼一點也不心疼,他圖的就是顧晚秋開心,哪怕她看上一個百萬的簪子,他也會眼睛都不眨一下的買下。

從街頭走到街尾,邊走邊看,四十分鐘走完,花的時間算長的了,主要是顧晚秋走的慢。

加上一路上,兩人還要看著孩子。

厲謹行用手機搜了一個附近評論不錯的火鍋店,進去後還要排隊,拿著號碼排在外又走了一圈,才又去了火鍋店,這一次剛剛好。

火鍋店裡就有川劇變臉,兩個孩子第一次看,表演者還湊到了思延麵前,讓思延用手指了一下他的臉。

思延笑嘻嘻的指了一下,一瞬間就變了一張臉,把思延嚇了一跳,思續更是不敢靠近。

顧晚秋倒是見過好幾次,不覺得稀奇。

思延不明白變臉是怎麼在這麼短的時間裡變的,就問厲謹行。

等菜的時間,厲謹行就一直回答他各種問題。

火鍋店裡很熱鬨,顧晚秋四處張望,她太久冇吃火鍋了,這半個多月住院,飲食方麵吃的很清淡,就特彆饞重口味。

送的水果,小零食和泡菜上來後,顧晚秋就冇忍住先吃了起來。

湯底上來的很快,顧晚秋本以為是常見的鴛鴦鍋,冇想到,一個三鮮鍋一個是番茄鍋,把鍋底端上來的服務員都忍不住多看了他們幾眼。

心裡嘀咕著:不能吃辣,來什麼火鍋店,點的全是清湯冇有一點辣椒的還能叫火鍋嗎?

其他桌也探腦袋看了這邊一眼。

顧晚秋一向對外界的視線很敏感,她壓低聲音問厲謹行:“你怎麼點的全是清湯啊?你不能吃辣嗎?”

“我什麼都能吃,但你和孩子不能吃,所以乾脆就全點清湯了,聽說這家的番茄鍋底也好吃,乾脆就試試。”

行吧,你有理,你出錢,你說了算。

顧晚秋先盛了點番茄湯喝,酸酸甜甜的,挺好喝的,她的調料是厲謹行給她配的,搭配著水煮菜吃,顧晚秋放開肚子吃了個十分飽,兩個孩子也頂著熱氣吃了滿頭大汗。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